家人不解、入学时再遭打击!“弃万元月薪考中医药大学”!浙大硕士济南求学记续集来了 社会频道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林教务处_浙江大学现代教务管理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黑工程
阅读模式

好在,这所有的尴尬和开学报到的兴奋相比,已经都可以忽略掉:“我在几年前来过中医药大学,当时我是以游客的身份来玩,想着要是能来上学该多好啊!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在这里学习。”张韫喆指着教学楼对记者说,“我想要能够一直上,上到博士,学成中医,成为一名真正能够救死扶伤的好大夫”。

和第一次本科上学报到时家长相送的热闹场景相比,这次上学,张韫喆一个人背着一个背包来报道,和他形影不离的只有一箱子关于中医学习的书。张韫喆来到学校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排已经翻得卷边的医学大部头整整齐齐的码在简陋的学生宿舍书架上。面对质疑:人生有几个11年可以重来?我只有这一条路

对于未来五年的本科规划,张韫喆有着清晰的构思:大一大二学好基础课程,自己再拓展一些更深入的课程,到了大三希望能寻找一些实习机会。五年的本科、三年的研究生、三年的博士,重启的读书之路,就是重启了11年的奋斗之路。

人生有几个11年可以重来?

“我是没有办法才选择了重新读大学,因为想要学医,就只有这一条路。我就是很平凡的人,我想追求自己的梦想,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都坚定的走下去,绝不回头。”张韫喆说,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绝不会再回头。在同龄人找工作、结婚生子的年龄,他选择重新背上书包,就是决定不在意时间,不在意世俗的看法,不谈恋爱不结婚,在求学时代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

“姐姐你能呼吁一下,希望其他的媒体对我的关注能够转移到对学校和对中医的关注上。”张韫喆说,“我希望能够开始安静的学习,我不希望我的身份是浙大硕士读本科,我希望我的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医学院大一新生。”

生活日报记者 郭春雨 稿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