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客扎堆成都太古里专拍美女,未来或要求他们持证街拍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林教务处_浙江大学现代教务管理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黑工程
阅读模式

成都太古里有不少拿着相机的人专门街拍女生

江湖声音

投诉

路人:

被街拍客追着拍,被骚扰了。

商家:

店内被街拍客拍到了,很反感。

拍客

“太古里名气这么大,背后也有街拍客作为推手”

“没有街拍,‘胜利之吻’这些伟大的作品将不复存在”

管理方

传出要整治街拍客的消息,或将施行持证街拍

成都太古里,全国街拍客的摄影圣地。

北京的波爷、湖南的老夏、陕西的狼叔、广东的洪海、湖北的小杰……老中青三代,带着数千万量级的粉丝,举起长枪短炮,不远千里与本地街拍客会师,把太古里变成平凡人的T台秀,再传播到全国各地。

每当时尚美女穿过这片古典川西风格的建筑群,总会被他们迅速包围,里外三层。事实上,街拍背后也面临法律风险。据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部分街拍照片会被人打包出售,极少数别有用心街拍客的存在,也让街拍行为遭受到一些质疑。

5月15日,伴随着外界在骚扰、隐私等方面的质疑,太古里管理方传出要整治街拍客的消息,或将施行持证街拍。

还能拍下去吗?街拍客们的心里产生了疑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太古里现象

街拍客成 “活生生的鉴美机器”

下午3点,太古里西广场,两个打扮时髦、身材苗条的女生,在街拍客们面前换了好几个POSE,还牵着手走了一小段,以便大家录制视频。

“快点,这边!”听到喊声,错过了好多镜头的老张小跑跟上去,屈膝弯腰,调整焦距……很快,周围聚拢了20多个街拍客。

“你的眼睛真像范冰冰!”一个中年街拍客赞美戴帽子的女生。拍完后双方互留微信,方便传照片。另一个穿吊带牛仔短裙的女生,则返场两三次,让街拍客们拍了个痛快。

“第四次被拍了,很高兴。”两个女生是附近做服装生意的,她们告诉记者小诀窍,想要被拍,就得穿得好看、穿得洋气。而她们的照片传播出去,对服装店也有宣传作用。

有网友说,你是不是美女,去太古里看有没人拍就知道了,“活生生的鉴美机器”。

“我们都捧了好几个网红了。”老张是个老成都,东大街长大的,当年成都街拍在春熙路、宽窄巷子起步的时候便毅然拿起相机,退休后更成为日常。“看到没有,那个单手抱娃娃的辣妈,就捧红了撒。”老张指向一个抱着小男孩的女士,正在镜头丛中走过。

大概过了半小时,两个女生又换了一身衣服重新出镜。“我们是互相成就。”来自河南的老李总结到。

街拍客扎堆

因为职业或爱好

还有的是拍来卖钱

北京的波爷、湖南的老夏、陕西的狼叔、广东的洪海、湖北的小杰……街拍圈子里颇有影响力,粉丝从几万到几百万的博主,纷纷来到成都。他们分享的照片,背景大比例变成了成都太古里。

在抖音搜索“街拍”,成都是唯一进入关联词汇前十名的城市,排名第二,在微博则是排名第三。“成都是当之无愧最吸引全国街拍达人的。”有网友评价。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街拍客和本地同好们一起,将太古里变成平凡人的秀场。据估计,平日太古里大概有几十名街拍客,节假日甚至超过百名。

西广场中间位置的小树下面,总有几个年轻街拍客在静静守望,偶尔抓拍几张,遇到中意的美女再上前询问。“这些年轻人很多是大V,或者街拍机构的签约摄影师。”在老李眼中,这些年轻人是正规军,“另外的就是我们这些爱好者,退休了来拍。”

“职业和爱好是街拍客的两大类,还有一种是拍来卖钱的,也算职业。”用手机街拍的小李总结道。

街拍·鄙视链/

我和他们审美不一样

街拍圈里也存在“鄙视链”。爱拍美女风格的街拍客,处在圈子的底端,他们从未暴露过自己的身份,大家只知道那些付费零售的网盘资源里,总有来自太古里的画面。而站在鄙视链顶端的,则是那些把镜头朝向不同对象、不轻易举起相机的人。

当大家都在拍美女的时候,本地退休拍客老王将镜头对准了一个老人。“我和他们不一样,不能只表达时尚,要考虑人文的东西,要有故事、有主题。”老王告诉记者,“审美不一样。”那个不会随便举起相机、穿白色T恤的年轻人也说:“我主要拍穿搭,不一定非要美女。”

冲锋陷阵的,则是老张、老李和小李们,他们处在这条鄙视链的中间,人数也最多,看见自己喜欢的拍,看见大家喜欢的也拍。“一窝蜂,审美比较杂。”文身的、穿汉服的、制服风的,来者不拒,全都装进他们的SD卡。

这种内部的区隔很微妙,除了和记者摆龙门阵,他们难以公开表露,只有在颜值够高的美女经过时,这种“鄙视链”会消除,大家平等地集体举起相机。

街拍·另一面/

美女照片被人打包出售

小李是街拍客圈子里很特别的一位,别人都举着长枪短炮,他只拿了一部手机。

“我算是爱好者。”小李在网上接触到街拍,有两次分别花12元买了网盘资源,里面放满了街拍照片。受此吸引,便来太古里向街拍客们学习。虽然买过网盘资源,但街拍客用他人肖像牟利的行为,让小李不齿,“我觉得只能用作交流,不能做商业用途。”

记者查询了解到,微博、微信里,的确有一些账号在兜售街拍照片。记者通过名叫“坏叔街拍”的账号私信,联系到名叫“琦琦”的微信账号,刚通过验证,琦琦就主动向记者发来价格单,里面有街拍美女照和其他制品,“纯街拍系列58元。”另一个账号则告诉记者,他的街拍系列68元一套。

街拍·网友说/

街拍是否侵犯肖像权?

“成都太古里所谓的‘街拍’,普通女孩子看着就远远躲开了。”微博上,一条配文的视频被观看了122万次,视频里,密密麻麻的镜头对着黑色露肩装的女生,快门声此起彼伏。

评论里,网友们表达着自己的反感。一句“挺烦的”,就被点赞了300多次。“明明是花钱找人摆拍,非要装成街拍天天微博推送,……屏蔽都屏蔽不完。”这条回复被点赞700多次。

也有网友表示,街拍客的小心思其实路人皆知。有网友甚至专门为此撰写了“太古里防街拍指南”。但街拍支持者也人数众多,有知名公众号就撰写了“太古里被街拍指南”。

除了情绪表达,网友们也试着理性指出街拍客们的不是。一种观点认为街拍客骚扰路人;另一种观点认为,未经路人同意就拍照,侵犯个人隐私、肖像权。

律师说

是否侵犯肖像权?看两个要素

北京市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表示,构成侵犯公民肖像权的街拍,通常有两个要素:一是未经被拍者同意,二是以盈利为目的。如果某街拍客影响力大,所拍摄照片被广泛传播,原则上也应该征求被拍者的同意。当街拍客所拍照片作为个人收藏或交流时,即使未经被拍者同意,也不会涉及侵权。

“大街上属于公共场合,街拍客不是在私人场所偷拍,所以在不以盈利为目的时,不会侵犯肖像权。”四川及第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而对于个别街拍客售卖街拍照的行为,在肖像权上具有一定的侵权性。如果想回避侵权,至少要经过被拍者默许、照片内容不贬低被拍者名誉、且不属于淫秽制品。

知名摄影杂志《摄影之友》也分享了所收集的观点:“外国摄影师在扫街的时候会随身携带拍摄许可,如果清晰拍摄到对方的面孔,就会拍完上前给拍摄对象看,得到对方的允许,并写下联系方式。在国内,专业杂志在街拍的时候也会让拍摄对象签署许可协议,留下联系方式。”

管理方

整治追着拍、围着拍、挡路拍…

太古里:未来或要求持证街拍

街拍客密集的西广场,总有数名巡逻保安执勤,他们来自太古里物业管理方。每当街拍客们围成一团,他们便上前招呼“搞快一点”,或者把他们请到旁边人少的巷子拍摄。

“最近在整治了。”两名保安告诉记者,前些天,一个路人到物业投诉,说被街拍客追着拍,被骚扰了。商家也不断来投诉,说店内被街拍客拍到了,很反感。而新的“高级物业主任”上任后,5月14日下午提出要整治街拍客。次日上午,物业领导班子开会,重申要围绕追着拍、围着拍、挡路拍、拍到商家店内四种不文明街拍现象展开整治,还要持证街拍。

“但管理非常难!”一名保安说,现在没有任何人持证,按理都不能拍,但他们要硬管的话,又没有法律依据。

5月15日记者联系到太古里管理方核实信息,被告知两周内会回复。截至5月23日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回复。

“除非出一张公告。”老张不以为然,他觉得太古里名气这么大,背后也有街拍客作为推手。

街拍客们还聊起著名的“胜利之吻”,二战胜利时纽约时代广场那张著名的街拍。“没有街拍,这些伟大的作品将不复存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