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抛售900亿美债,405家美国石油商破产,美国或正在付出昂贵代价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南林教务处_浙江大学现代教务管理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黑工程
阅读模式

美国商务部11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美国自1978年以来首次录得石油贸易顺差为2.52亿美元,石油出口总值为149.66亿美元,进口总值为147.14亿美元,我们注意到,因9月份美国的石油产品进出口均低于8月份,这也是41年来石油贸易首次出现顺差的原因,但分析指出,这可能并不能改变目前美国页岩油企业的现状。

要知道,随着美国 75 年来首次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原油产量创出历史新高,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页岩油田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进步,页岩地层的石油供应得到了开发,这也使得美国石油已经可以在更低的油价水平下盈利,但也堆积了巨额的债务。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11月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接下来的20个月内,美国页岩油产量将维持世界第一,目前,美国的原油产量已经超过了俄罗斯(1999年2月以来的首次)和沙特(20年来首次),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原油生产国。

另外一个指标也显示出美国已经悄悄实现能源独立,据美银美林最新报告指出,从2018年10月开始,美国在非石油能源项上已经转为贸易盈余,而在10年前,美国购买能源上的支出高达GDP的3%。

对此,据权威机构预测,美国在2020年之前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降低50%,而按目前的美油产量,有可能在接下去几年内就完全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最新的数据正在显示这种趋势。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10月23日公布的数据,截止10月20日当周,战略原油储备进口规模跌至1996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商业原油进口也连续四周跌至1994年来新低,减少了约170万桶。

不过,我们注意到,近几周以来,美布两大国际基准油价价差显著收窄,与5月底的每桶近12美元相比,这一价差目前已经降至5至6美元左右(截止发稿,美原油暂报56.92美元/桶,跌0.54%;布伦特原油报62.55美元/桶,跌0.65%),而在8月甚至一度降至2.15美元至2018年7月份来的最低水平,这料将威胁到美国石油出口,因相较中东原油失去了价格竞争优势,而出口下降就意味着美国原油国内库存的增加,而这也是导致9月美油进口减少实现顺差的背后原因。

据美国石油学会11月5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11月1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430万桶至4.405亿桶,我们注意到,这个库存数据远超预期,几乎是分析师预测的增加150万桶的3倍,另一组数据也印证了这种情况,美国能源信息署本周三公布,截止10月25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570万桶,远高于分析师预估的仅增加49.4万桶。

对此,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分析称,这在页岩油气行业的崩溃仍在继续的背景下,将使得美国的页岩油商正在“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账”的困境日益突出,随着页岩油库存的增加,美国的能源经济或正在付出昂贵代价。

分析师们进一步指出,能否保持最大石油出口国位置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影响市场的能力,不是按照开采量来排列位置,而现在世界石油业的形势实际上是由欧佩克+协议的大型参加国俄罗斯和沙特决定的。

不仅于此,现在的油价对美国页岩油商来说仍过低,仅在盈利边缘,而2018年10月开始的油价和美股暴跌,已经让美国多家投身于页岩油技术的能源企业的股票市值迎来了严重缩水,甚至资不抵债,虽然,近几周,美国油价出现反弹,不过,在需求低迷下,对页岩油开采活动的影响已开始显现,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首次也是最大的年度亏损。

因为,美国页岩油公司的背后基本都是一些投资性质的公司,他们往往把公司业务做大后会通过出售来变现,这对较小的美国页岩油公司构成的威胁很明显,同时,这些较小的公司也已经在努力寻找其他融资方法,例如发行股票或债券,因为随着页岩气行业多年的低回报,投资者变得不安,即使美国已经崛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因高企的债务问题更将成为页岩油商的一个枷锁。

整个美国页岩油行业的破产现象日益严重,突显出资金紧缩/数图来源FT

数据显示,尽管油价出现反弹以及抑制支出的承诺,但自去年开始的原油价格暴跌以来,Haynes和Boone(律师事务所)共公布了405起破产案记录,但实际上这些数字还会更多,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在10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10月18日当周美国炼油厂的开工率仍处于约85%的低位。

据ZeroHedge称,到2023年,美国有长达240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到期,而这其中至少有90%以上与页岩油开发有关,分析师称,最终页岩油业或需要付出90亿桶的产能来还清全部的债务,这几乎相当于10年的产能,但随着全球经济放慢、电动汽车市场扩大及新能源技术提升都将会抑制原油需求,如果油价差缩小化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可能也会加剧多家页岩油巨头蒙受巨大损失,据路透社在10月20日发布的报道中测算的数据来看,如果美国油价跌至55美元以下,那么页岩油气商就会出现问题。

这些都表明,虽然,美国9月自1978年以来首次录得石油贸易顺差,但实际上页岩油企业是入不敷出的,对此,Zerohedge进一步解释称,页岩油变革就是美国石油行业的一个庞氏骗局,许多投资者往往被表面的原油产能所迷惑,却忽略了开采成本依然高得惊人,而自页岩行业成立以来,这些页岩油企业公共和私人债务已接近3000亿美元。

不仅于此,作为石油美元的根基美债,目前正被包括中俄德法等多个国家背景的投资者抛售而失去部分市场份额,据美国财政部10月公布的最新报告,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投资者却降低了参与度,正在远离美债市场。

截止8月,包括央行、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官方机构已连续12个月减持美债,期间总出售额近2650亿美元,持续时长和金额都是有记录以来最高,在此期间,中国共减持了900亿,使得美债持仓降至至两年来最低,如果主要央行开始持续抛售美债,这无疑会动摇其美债经济的根本逻辑,也将冲击美元的储备份额及货币地位,当然,这也会进一步加快美联储降息的步伐。

这意味着支撑美国经济的“石油-美元-美债”这三循环中,包括中国在内的十大美债持有者发出抛售美债信号后,支撑石油美元的要素正变淡,不止于此,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印度、越南、土耳其、伊朗、印尼等具有代表性的9国也已开始纷纷向去美元化亮剑,在包括石油在内的商品贸易或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或抛弃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货币。

对此,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Rosneft在二周前表示,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10年后人民币在这个领域所占的份额可能会从目前的2%提高到5%,而从目前的最新消息来看,目前去美元化的这些举措只会增加,果不其然,又有一个大国或将开始去美元化。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据路透社近日援引熟悉日本财政省人士的消息称,日本也正在主导建立一个能绕开美元,类似于SWIFT的全球加密货币支付体系,并可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国际市场在石油等商品领域进行交易,从而实现去美元中心化,这更意味着石油美元将收不到“过路费”。(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