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式第二课堂教给孩子什么 杭州网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林教务处_浙江大学现代教务管理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黑工程
阅读模式 07:12:36杭州网

杭州日报评论员 翟春阳

周末,位于西湖文化广场的三个博物馆——浙江省科技馆、浙江省自然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每家门前都排出几十米长队——难道是暑期“打卡族”出现了?

媒体报道的小标题似乎给出了否定的答案:“30户家庭里只有六七户是来‘打卡’的。”细读内文则哑然失笑:“(30户家庭)其中只有六七户是杭州伢儿,都是来打卡第二课堂的。”有位妈妈直言:“都是形式主义,只为打卡。”

“打卡第二课堂”何以成了“形式主义”?固然与博物馆讲解员少、“有些家长不在乎孩子到底看了什么”有关,换句话说就是博物馆有责任、家长有责任,然而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到学校对于“打卡第二课堂”这一暑期作业的设计上来。“打卡第二课堂”的初心是好的,参观博物馆有助于增长知识、开拓视野、激活想象力与创造力,然而“打卡”这种考核方式却极易对学生及家长产生误导——既然“打卡”就算完成了作业,那么通过参观博物馆增长知识等等也就成了可有可无。

更深一层思考,给孩子放暑假,就是要让他们从繁重的课业中解放出来,给身体放假,也给心灵放假。放假,当然不等于放任自流、无所事事,他们可以登山临水,感受大自然的伟大与美丽;可以去做志愿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培养美好人格;当然也可以去博物馆、图书馆,徜徉于知识的海洋,与古人和未来对话……这些,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第二课堂”,然而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最好不要做硬性的要求,二是最好不要有固定的方式。道理很简单,如果无法避免弄虚作假,那么就不要去做硬性考核;有那么多赏心乐事有益于孩子们健康成长,那么就不要强求孩子们只能选这个而不能选那个;热爱劳动、尊重劳动的品质确实要从小培养,但万丈高楼从地起,热爱劳动完全可以从做家务做起,感受劳动精神完全可以从爸爸妈妈身上去发现、去捕捉,而不必让所有孩子都去找劳模。

报道中一个小姑娘这么说:“无聊死了,这里都不知来多少遍了!”她不得不来,因为要“打卡”;她现在还只会说“无聊死了”,可能还不懂啥叫“形式主义”,然而我们成人世界的一言一行,她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甚至会有样学样。回想今年寒假结束前的最后一周,也是在西湖文化广场,前来“打卡”的学生家长排出巨大长龙,迫使馆方限流,有位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次我们去了两家场馆都关门,就让小朋友在门口合个影就算交差了,‘感想’也是我们在网上搜一些资料,写好让他们抄一下……”孩子们需要第二课堂,然而“第二课堂”究竟要教给孩子们什么,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更不应该是一个早已有答案却依然年复一年的问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