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可叹的寒门难再出贵子——写在绵阳高考揭榜之际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林教务处_浙江大学现代教务管理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黑工程
阅读模式

标题:可悲可叹的寒门难再出贵子——写在绵阳高考揭榜之际

编者按:本文作者金德庆,深圳创业者,私营企业主,毕业于武汉大学,在长江商学院拿下了博士学位。金先生思想深邃,见解独到,前些年供职深圳世联行,服务于江油中润恒大商贸城时,与“绵州虎眼”有过深入良好的合作。所以他对绵阳怀有深厚的感情。这篇文章是他看了《虎眼视界》昨天的推文《绵阳四所高中高考成绩:700分+已占全省1/3,19连冠后……》一文后,心绪难平,一气呵成写下了这篇文章,以飨高考中的寒门学子……

对了,昨天本号的那篇推文一出,一夜之间刷爆了绵阳人,以及长期关心、关注、支持绵阳社会经济建设的热心人士的朋友圈。 到目前为止,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阅读量高达500万人次,点赞量接近9000个,后台留言5000余条!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篇推文不得不删除,但这并不影响本号满腔热情地宣传绵阳,为绵阳的各项建设事业鼓与呼!

绵阳高考能取得如此瞩目的成绩,离不开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绵阳教育,让绵阳人骄傲和自豪!

最近刚刚高考结束,那篇《寒门再难出贵子》以及关于此的论调又重新火了起来。这样的文章广泛传播,很容易让普通人陷入焦虑情绪。今天的中国,各种官二代、富二代现象,天价学区房等,让我们很容易就相信寒门难出贵子的论调。 当你相信了这个论调,很多年轻的父母、年轻人事实上就放弃了努力,自甘堕落,或者得过且过,这比事实本身还可怕。

其实,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制度下面,中国、美国、欧洲,社会流动性都是很难,只有动荡的社会才会有频繁的社会流动性。一个稳定发展的社会,阶层的流动性应该是渐进式的,很难实现跨越式发展,只能逐渐变好。 我并不赞同今天的寒门难出贵子,也不认为今天的中国有什么不公平,写点自己的所见所闻。

今 天的中国,各种国家级层面的制度设立、实施,都全面的考虑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利益,甚至说,一定程度上偏袒了寒门的利益。 中国有14亿人口,其中有8亿多人是农民,剩下的4亿多人,90%上一辈出身也是农民。中国的建立只有短短的70年,除了少数几个参与建国的功勋家族传承至今能算得上门阀,大部分人,包括高级官员、顶级富豪都是平凡家庭出身,甚至极度贫困的家庭出身。中国各行各业,政府、企业、教育机构,中坚力量大多出身自平凡之家,这一切都得益于中国1977年开始施行的高考政策。如果回头去看中国1949到1977年之间的30年,普通的中国人,实现阶层跨越的机率就少得多,农民的后代大都是农民,工人的后代大都是工人,那是社会各方面制度还不很健全。

以高考为核心的中国教育制度实施到今天,做了很多次改革,引入了很多选拔人才、培养人才的机制,但整体而言,我认为都是非常公平的,如果说有不公平,那正是为了偏袒、照顾更多寒门的学子,一定程度上不利于一些综合素质突出的高知家庭高收入家庭孩子,试想一下:一个天天死读书、高考成绩优秀的孩子,在面对复杂的社会,真正的处事能力真的能超过一个从小接受全方位教育、熏陶的高知高收入家庭孩子吗?但因为高考制度,后者可能入读的学校远不如前者,之后有截然不同的命运。

绵阳高考掠影 凌弘摄

今天的中国,公立学校层面,小学入学以学位入学,中学平衡了学位和竞争入学,高中的入学都是以竞争性为主,这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教育资源的公平性。 如果小学不用学位入学,那中产阶级花再多的钱可能也无法让孩子就读最好的小学,最好小学的名额会完全集中到权力者手中。用学位房解决分配问题,一方面把资源全面公平化、市场化、透明化,市场的策略最有效;另外一方面,因为都是公立,也可以一定程度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举一个简单通俗的例子,也许一个城市最好的小学都在A区,但B区不可能每一个公务员都有能力把孩子送到A区最好的小学,这会一定程度上促使B区相关的公职人员想尽一切办法去办好B区的小学)。

即便因为小学的学位没有那么好,只要教育得当,孩子完全可以在小升初、中考中搬回这一局,这一局的影响相对没有那么大。在一二线城市,因为教育资源不均衡更突出,所以过度放大了小学的影响,在广袤的中国, 大量三四线城市,事实上小学的教学水平差异很小,真正的差异在高中。

中国的高考制度目前整体上而言,99%以学习成绩论英雄,大家面对同样的考卷、同样的录取分数。这个考试很简单,你只需要认真学习,掌握课本上的基础理论知识,加上大量的重复训练,你就能获得高分。衡水中学、毛坦中学、绵阳中学的高考成功,绝对不是靠什么综合素质,不是靠家庭财力、地位,教育方式、管理方式回到中国高考的本质,让学生极度自律,让学生踏实学习。

如果中国实行美国一样的高考制度,那真的就是寒门再难出贵子 你美国高考即便考了满分,美国的大学还要看你的推荐人是谁、父母是谁、有没有特长、社会实践、领导力……寒门还有机会进入一流大学吗?

绵阳高考掠影 凌弘摄

中国的高考制度也有法外名额,比如保送生、自主招生。但整体而言,这个名额数量非常稀缺,也非常公开透明,保送生一般都是竞赛获奖学生。自主招生有一定的操作空间,操作空间并不是没有底线的,大部分学校自主招生政策都是在学生表现出某些方面特长的情况下,可以适当降分,这样的政策是公允的。唯独操作空间大一点的是艺术特长生,但这个名额实在太少,全部名校加起来每年也就几百个名额,完全不足以影响整个制度公平性。

中国的知名高校,学费、住宿费、生活费都很便宜,外加名校里面贫困生比例很低,真正贫困的学生,学校都有各种奖助学金、勤工俭学实习机会,只要你是个211大学的学生,基本上不存在因为贫困读不起大学的情况。 中国的政府爸爸恨不得都跪下来求贫困家庭的孩子了:你们好好读书吧,好好高考吧,别在鬼混辍学了。

教育是一个人蜕变的基础,而教育的制度是阶层流动的保障。那为什么我们一个偏袒寒门的教育制度,一个非常公平的教育制度,还是事实上让寒门难出贵子呢?

我2005年入读大学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学校只有20%左右的同学来自于农村家庭,有50%来自于城市里面的普通家庭,确实有30%的同学来自于相对条件较好的家庭。十多年过去,据说,农村孩子的占比在各大名校越来越低。教育是阶层逆转的最基础一步,在教育这个起点就输了,后面更难实现阶层的流动性。

这个变化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寒门为什么出不了贵子,和寒门为什么是寒门,其实是同一个问题。我认为,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一个年收入超过30万的中产家庭,和一个中国偏远地区年收入5万以内的中低收入家庭相比,他们子女改变命运的机会几乎是对等。 也许一线城市的孩子能学习一点艺术知识,能多了解现代化城市,但他们在高考、在改变命运的工作能力上,不因为经济水平有差异。

寒门难出贵子,问题再教育,教育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父母的问题。我观察我身边各式各样的父母,父母在教育上的不作为、错误作为、或者无能为力造就了孩子输在起点、孩子注定在人生上会失败的性格,以及之后一系列人生。

其一,很多问题的孩子因为有一个恶劣榜样的家长 ,他们的父母,在事业上庸碌无为,事业高低和教育孩子其实没有本质关系,但如果家长有恶习:赌博、懒惰、沉迷电视剧、游戏、从来不看书学习,这样的家长在教育孩子上毫无说服力。教育孩子的过程,其实是一个父母重生的过程,父母没有这个耐心和决心,很难去塑造好的孩子,指望孩子懂事,但有懂事天赋孩子有几个?

其二,很多父母不重视教育,这个现象在农村这样的社会底层非常明显,他们已经不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 而对于城市小中产,经常犯的错误观念是竟然相信素质教育、快乐教育,重视教育太晚,重视教育最佳的时间在4-12岁,等发现孩子已经掉队时候,为时已晚。

在中国广大农村,孩子没有补习班,没有父母监督作业,孩子天生成绩好,有老师看管着,成绩中下,那这孩子这辈子都没有教育改变命运的可能性,根本没有人去关心他怎么把成绩从中下变成中上,从中上变成优秀,没有人去监督陪伴这个过程。而在城市,在我们的身边,很多小中产往往是发现孩子不行的时候,急忙把孩子丢进各种补习班,这个时候的孩子,没有好的学习习惯,没有学习方法,甚至极度厌学,最后除了加深父母和孩子之间的隔阂,帮助孩子的成绩从二本尾巴勉强提到二本中间,有些许的进步空间,但我认为这个进步意义不大。

绵阳高考掠影 凌弘摄

其三,很多父母都在用错误的方式教育孩子,这我常在农村见到,对孩子辱骂、冷漠、威逼,孩子不吃这一套,双方之间关系搞得很僵 。当父母文化程度有限,经济条件有限时候,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不是学位房,不是补习班,而是建立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共情能力,双方之间有良性沟通;是建立孩子独立的自尊,自强、自信的人格,让孩子用这些人格,去战胜家庭环境的自卑、天赋平凡的自卑。这些东西,不需要父母有知识,不需要父母有钱,只需要父母真的对孩子用心,真的对孩子尽责。

其四,大部分中下阶层父母都缺失的,也无法给予孩子的,就是父母本身的视野、远见和对孩子的引导能力。 也正因为缺乏这些,父母才成为中下阶层。阶层要提升一级两级,靠基本的教育可以,但要实现阶层的跨越,孩子必须从小站得比别人高、看得更远。举个简单的例子, 同样清华北大的学子,都拥有超高的智商和情商,但最后决定两人截然不同命运的,不是智商、不是情商、不是机缘,而是父母从小在孩子骨子里种下的远见、事业和志气。有些人天生有这个天赋,但大部分人,这个是天赋和教育共同使然的结果。

因为父母的一系列不称职,加上在成长的环境中,中小阶层的孩子更容易接触到社会恶的一面,大部分教育上失败的孩子,都伴随着共同的问题:学习上懒惰,他很难是那个出色完成课程作业的好学生;沉迷网络游戏、各类小说,这些和学习不共戴天的习惯它总占了其中一个或者几个;缺乏自律和自信,自卑而又虚荣。

我从未认识一个有好的习惯、素养的孩子真的完全学习不行的。但我认识不少初中、高中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的同学、伙伴,最后在大学、在社会上,毁在自己的习惯上。

孩子的每一段成长、进步,都是父母和孩子一起破茧成蝶的过程。一个家庭,或者大一点说一个家族,每一次阶层的提升,都是两代人一起努力的过程,这个责任不在孩子一个人身上。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寒门往上突破的通道,关键在于,你是不是那个吃得苦中苦,是那个最早看出时代趋势的人。出贵子永远都难,正因为难才有价值,才真的“贵”.

在今天,我的朋友圈被一个消息刷屏,绵阳高考占据,高分学生几乎占据了整个四川省的一半,事实上远远超过经济发达的成都。在我熟悉的云南,高考成绩最强的也是曲靖,在湖北,襄阳、恩施这些经济并不是最强的地方,也有非常出色的高考成绩;在河北的衡水中学,我从新闻中读到,那里招生的复读生,大部分来自贫困家庭。 这些,都是这个社会好的现象,经济发达地区,在出国这个独木桥上有优势,因为它付得起门票,但在高考这种真正公平的教育竞争通道上,经济优势并不绝对,也并非决定性的。

一个优秀的学子,如果能走入最优秀的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如果他在每一个教育阶段都不放弃自己,他未必大富大贵,但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员工、优秀的经理人。寒门出贵子,并不是要每个人都成为大官、大学者、大企业家,而是要这个孩子,远远比他的父母好,比他的同龄人好,他这一生所付出的努力,得到了社会平均的公平回报,他能把这种精神,这种能力,传承给下一代人,送下一代人一程,总有一天,有一代人,能出真正的贵子。

如果真要说阶级流动性,那中国封建社会的流动性几乎等于零。有历史研究,即便在最好的朝代,中国通过科举考试步入官场的人,也只有不到20%出自普通人家。很多个朝代,中国都是门阀控制社会。而在社会流动性好的年代,少部分地主、商人家庭能供孩子读书,最后能够科举入仕。但在那样的年代,每一个年代中国都有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人,最好的案例:曾国藩、张居正,他们都出生在最黑暗时代之一,都出生在最平凡的人家,都在那个时代,成为最顶尖的人才,都是通过教育。

回到教育孩子本身,回到孩子的自立、自强、自信本身,时代也许给不了每一个人功名显达的机会,但一定会给每一个付出一份相对公平的回报。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